首页 玄幻 天衍乱纪

第一千一百章 打人专打脸

天衍乱纪 伏蝉 5341 2022-01-09 23:20

  

  邪雾如高山云海剧烈翻涌,继而开始回收,像是有一头饕餮正张开大口吞吸天地。随着邪雾的淡化,原本灰黑不可见的战场顿时暴露在众人眼前。

场中四人现出身形,苏恒和岐老自不必说,天青子也不再仅以神通显化出一张脸,并不高大的身材,落在众人眼里却似比天还要伟岸,高不可攀。

金仙高阶,这境界凌驾在在场所有修士之上,若非早前失落在两大杀阵之中,他的气息还要强盛几分。

天青子虎目睥睨,气势逼人,虽然现了真身,身上散发的杀气却更浓重了。

先前之所以放出邪雾,是要阻挡众人神念探测并制造混乱以求脱身,此刻才出杀阵便又陷入苏恒的结界中,双方已成不死不休的局面,那些小手段不用也罢,还不如集中法力全力迎敌。

在他身边,一名样貌年轻的黑衣修士正眼神淡漠地盯着苏恒,长相普通,平平无奇,肤色却比女子还要白皙,在身上的黑色布料衬托下更显突出。

显然,这就是当代神族的诅咒之子。

诅咒之子,和天刺之子一样,都是以诡奇的神通手段或行事作风闻名于世,如果将神族四十九位道子分成顶流和一二三流四个层次的话,差不多能介于一二流之间。

诅咒之子天赋诡谲,常以咒术杀人于无形,甚至杀人于千万里外,而且咒术种类千奇百怪,世上更是少有相对应的克制之法。不客气地说,一旦中了他的咒术,除非施术者亲解或以高于施术者一大截的大法力大神通强行镇压驱逐,否则必死无疑,令人惊怖。

因此,世人对应付诅咒之子有个共识,那便是以“防”为主。咒术虽然发出,但只要未作用在身上,自是无碍。

当然,做的总比说的要难,诅咒之子“杀人于无形”的手段绝非胡乱吹嘘,很多时候都会让人防不胜防。此前苏恒闯入邪雾之中,照样中了招,只是他战力无匹,法力之雄浑,足以力压诅咒之子,这才无碍,换作一般初阶金仙,定要手忙脚乱一番。

此外,中了诅咒之子咒术的,不一定都会身陨,但下场却比死亡更可怕——沦为傀儡!

只要诅咒之子愿意,他可以随时让一个中了诅咒之术而无反抗之力的受害者成为自己的奴隶,对自己言听计从。

当年九霄阁上决战,天行之子身边跟随的面具男子就是诅咒之子的傀儡,其突然发难,险些让以青龙星宿神阵震慑群雄、威风凛凛的苏恒当场身死。每每回想,苏恒都心有余悸,幸亏那傀儡自身修为没有太过离谱,所能施展出的诅咒之力也不强,不然那次真要阴沟里翻船了,后果不堪设想。

也正是那一次,苏恒和在此之前素未谋面的诅咒之子结下了死仇。

而论起诅咒之子的可怕,还不止这些。这个常被对手戏侃为“乌鸦嘴”、“扫把星”的道子所能带来的威胁力,其实并不稳定,而是通常与时间挂钩。如果他们死盯准某个人,经过长久的精心准备,甚至在金仙境都可以跨阶咒死对手。

当然,这种咒术也有不小的风险。受术者被咒死需要一个不短的过程,这期间很容易发生变故,若是被高明之士识破并破解诅咒、打断施术过程,前功尽弃不说,甚至还会反噬施术者,让他自食恶果。

这一点,想想当初以钉头七箭书暗害苏恒不成而反受其害、最终身死的封池瞑就知道了。

但不管怎么说,诅咒之子的可怕毋庸置疑,更何况这位道子受天眷顾,体质特殊,即使施术失败遭受反噬,反作用在己身的咒力也会削减一半,只要不是兵行险着去算计道行在己之上的敌人,通常不会有性命之忧。

种种这些,都是诅咒之子逼近一流道子之列、甚至对一流道子造成生命威胁的倚仗。

但诅咒之子也有致命弱点!

众所周知,诅咒之子施展的咒术越厉害,所需的施术时间就越长,倘若临时与人大打出手,所能发挥出的战力便会大大下降。虽然他们随手也能施展咒力,但这只能欺负欺负低境界修士,一旦遇到同级的狠角色,便会极其被动。

这就是诅咒之子介于一二流道子之间却未能真正跻身一流之列的主要原因。

苏恒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对于眼前的“陌生人”,他敌意极大,原本面对三教都未有半点变化温和笑容早已敛去,嘴角掀起一抹带着杀气的冰冷弧度,冷哂道:“别装模作样了,想叫就大声叫出来,刚才那两枪刺得不轻,强忍着伤势只会恶化,待会儿我杀起来难度太低,没有成就感。”

诅咒之子面不改色,体表却腾起一股紫金色的氤氲雾气,将他全身包裹,整个人看起来朦朦胧胧,仿佛站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

与此同时,针锋相对的声音传来:“你太自以为是了,你对诅咒之子一无所知,妄自尊大只会让你像跳梁小丑一样,徒惹人笑罢了。”

“死鸭子嘴硬。”以苏恒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那层遮拢形体的紫金雾气其实是一个个符文,但不是用来诅咒的,而是某种不为人知的疗伤秘法,甚至有可能是诅咒之子一脉天生独有的。

他看得出来,但金仙以下的修士却没这份眼力劲了,诅咒之子这副作态,无疑让他更添几分神秘,加上诅咒之子嘴上强势不让半分,更是让一众至仙觉得他深不可测。

苏恒并不拆穿诅咒之子的这些小手段,等自己亲手毙掉对方,可比说一千一万句话更有用。他向前逼近一步,斜睨诅咒之子:“你觉得我杀不了你?”

诅咒之子呵呵一笑,虽未回答,但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不屑。

苏恒摸了摸鼻子,嘀咕道:“居然被人小瞧了。嗯,自从晋入金仙以来,倒还没真正宰过一个同级的,今儿个开个头,以后应该就不会有人觉得我像小丑了吧?”

场外众修士相视无言。

金仙境界号称不灭,即使同级高手之间会有差距,却也很难被击杀,你小天尊强则强矣,诅咒之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何况他身边还有个高阶的天青子。虽然天青子此刻战力不在巅峰,且苏恒有岐老相助,但岐老却不可能跟天青子真个死战到底,而诅咒之子一旦濒危,同在一条船上的天青子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不顾一切地援手,你又如何得逞?

想到这儿,更是无人觉得苏恒真能猎杀诅咒之子,倒不是小瞧他,相反已经很高看了,实在是个中难度太大。

“吹牛,看你到时候如何收场。”风铃抱胸冷笑,她想起诅咒之子先前嘲讽苏恒是“只会妄自尊大的跳梁小丑”,一旦苏恒无法击杀他,那不就落实了这个评价?

可紧接着,看到和苏恒并肩而立的岐老,她又是一阵着恼,暗暗抓狂,不明白岐老为什么要出手相助,难道不知道就是因为这家伙带了两个祸水过来,才让她眼巴巴地看着神物从她指缝间溜走的吗?

“不自量力。”一旁的天青子瞥了苏恒一眼,而后又看向岐老,似乎只有眼前的老头才会让他重视。

“哼!”苏恒一声冷哼,体内血气沸腾,翻涌澎湃,而后自天灵冲霄而起,浓厚的战意和杀气融入其中,将天空染得一片血红。

手中银枪抬起,遥指对面二人,苏恒寒声道:“猪鼻子插葱——装什么大头蒜?我先杀了这小子,再杀你这老小子,金仙又怎样?今日也得死。”

话至末尾,甚至还未说完,诅咒之子便插口,试图阻断他不断攀升的气势:“好了好了,说够了没有?如果你手底下的本事有嘴皮子上的一半厉害,那我今天这条命还真就交代在这里了。”

说罢,又是一阵云淡风轻的轻笑。

“这混蛋,真可恶!”场外,冷月舞气得柳眉倒竖。

青儿微微颔首,眼中也有杀气弥漫。这诅咒之子每次说话都轻飘飘的,要么就是一笑置之,看似不喜争辩,实则比唇枪舌剑更厉害,更让人听得恼怒,继而影响战斗状态。

“真是一条毒蛇,不过,你很快就会相信的。”青儿喃喃,对苏恒极有信心。

别人不了解,但她们两个对苏恒的实力却再清楚不过。当初在大道城外,足足四位金仙拦路,其中还有一位高阶金仙,都差点被苏恒反杀一个,此刻诅咒之子激怒苏恒,自以为是干扰了他的心境,其实是将自己推向了鬼门关。

当然,苏恒杀他之心早定,而今不过是加速了这个进程而已。

在场皆非庸人,自能听出诅咒之子言辞之中的杀伤力,都等着看热闹,看苏恒如何反应。

苏恒危险一笑,手中银枪猛地刺出!

这回诅咒之子做足了准备,在苏恒抬臂的时候就开始退了,身形闪灭,快到极致。与此同时,天青子也一手向这边抓来,誓要让苏恒狠狠落个面子。

气势汹汹出击,却无功而返、甚至灰头土脸收手,这绝对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一招“朝生暮死”,一半枪身都没入虚空中隐藏不见,然而消失的枪尖却并未像众人所料那般刺向诅咒之子,这让天青子的一抓一下子落了空。几乎同一时间,一抹雪亮的枪尖寒芒逼近天青子眉心,刺得他肌肤隐隐作痛,有轻微撕裂感,而苏恒也从原地消失不见。

天青子惊怒,没想到苏恒如此胆大包天,居然转移了目标,直接对他出手了,泥丸宫中飞出一件法宝,迎面撞向刺来的枪尖。

眼看两件法宝就要相撞,一道清脆而响亮的声音竟抢先响起,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去,登时愕然,连二宝碰撞的结果都忽略了。

一道身影倒飞出数百丈,口中血沫横飞,牙齿碎片乱溅,一边脸颊更是红彤彤肿得老高,面皮未破,但皮下的血肉却都烂了,显得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原地,一名白衣男子从容地揉着右掌,嘿嘿笑道:“在下平生两大爱好:打人专打脸,骂人专揭短。兄台看我手艺如何,合口味否?”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