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星门

第386章 剑城活物(求订阅月票)

星门 老鹰吃小鸡 24442 2022-01-05 10:10

  

  剑城。

残破不堪。

和保存的完整的其他主城不同,这座城市,仿佛经历过无数次战争,各种剑痕密布城市。

一座座房屋倒塌。

这可是主城,还是剑尊坐镇的主城,有剑尊剑道之意护持,而如今,却是残破无比,残垣断壁。

一柄小剑,游走在中间的城主府中。

时不时,传出一声悲鸣。

剑城,真的毁灭了。

城主府中,隐约有血迹烙印,无数岁月后,依旧充满了战争的味道,一道道剑意贯穿城市,因为……这里曾爆发过一场战斗!

一群剑客,在这地方,彼此征伐,互相杀戮。

剑城……内讧了!

小剑中,李皓默默感悟着,体会着,感知着……他猜到了剑城的结果,不过和想象中的又有些差别,剑城曾经爆发过强烈无比的战斗。。

一些人,是反抗过的,并非毫无反抗,就被人击杀了。

这里,一股股的剑意,代表了一位位剑客。

可最终,反抗者还是被屠戮一空。

都死了!

李皓从小剑中走出,踏入了剑城领域,一股剑意从脚下升腾而起,剑意冲霄,仿佛感知到了星空剑的回归,一道道剑意纵横而来!

剑意掠过李皓的身体,让李皓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刺骨,寒冷,凌厉!

这就是剑城的剑!

李皓环顾一圈,轻叹一声,剑城彻底完了。

昔年纵横天地的剑尊,走出了星门之后,也没法护佑剑城,李家的传人,也许早就死完了,不对,也许还有李道宗和李道恒。

至于自己……九成九,不算剑尊后裔,甚至都不是剑尊侄孙女后裔。

真要说……只能算是星空剑改造后的无关后裔。

李家人有李家血脉,很可能只是因为一直佩戴了星空剑,世世代代的影响。

“原来如此……”

李皓喃喃一声,我说呢,为何前面的李家人,反而没有后面的李家人血脉之力浓郁。

还以为返祖呢!

合着,并非如此,自己的父亲血脉不如自己,因为自己被星空剑改造的更多,而自己的爷爷,肯定不如自己的父亲……

下一代的李家人,都比上一代的李家人血脉更浓郁。

所以,李家到了自己这一代……自己还出现了剑眼!

也就是看穿弱点的剑眼,这是剑尊才有的。

之前,还觉得是返祖现象,现在看来……狗屁,自己又没剑尊血脉,哪来的返祖,李家本来就不是剑尊的后代,怎么可能返祖到剑尊身上?

而是星空剑,一代代改造下来的!

“我居然不算李家后裔?”

李皓失笑,又有些无奈,很快又笑道:“可是,大家都这么认为……不算也算!”

得算!

不算的话,我说天地属于李家的,岂不是不够正统?

人家李道恒来一句,这天地本就是李家的天地……他比自己更正统,那我不得怄死?

此刻,李皓心中有些胡思乱想着。

实际上,是与不是,有什么关系呢?

十万年后,无数代之后……是不是李家传承,谁还在意呢?

也许剑尊自己都不会在乎。

十万年,凡俗人类,20年一代,十万年,足足五千代后裔!

这还算后代吗?

真要这么算……没法算了。

也许自己这一脉祖上,还真是来自剑城李家的也不一定呢。

谁敢说不是呢?

手持星空剑,李皓看向小剑:“这么说来,十万年,你都在我李家待着,一代代地改造我们这一家……真是成也是你,败也是你,你不改造,我父母哪会死去!”

“当然,若非你的改造,我也未必能走到今日就是了。”

一饮一啄,不好去说。

星空剑尘封,这十万年的改造,也是无意识的,只是佩戴者,不断被剑内溢散的一点点能量渗透而已,而星空剑,有剑尊剑意,最容易逆转血脉了。

“你还记得,当年谁带你出去的吗?”

李皓看向星空剑,是李道恒带出去的吗?

为了让李家血脉延续,从而激活星空剑?

还是其他原因?

或者,真的只是无意中流失出去的?

可惜,星空剑虽然有一点点意识,可上次破碎之后,意识好像又消散了许多,如今虽然修补的差不多了,又好像失忆了一般。

没能得到星空剑的回答,李皓只好自己探查起来。

剑城,最关键的还是剑尊。

李皓抱有一些希望,又不算太大,真有好东西,早就被李道恒拿走了才对,还会留给自己?

当然,有些东西,对方肯定拿不走,比如剑尊悟道之地,也许会有一些剑尊真正的剑意残留,这玩意总不至于带走吧?

还有这座城,也在,八大主城汇聚,也许还能重启天地呢。

眼前,到处都是剑痕。

李皓低下身子,抚摸了一道至今还有一些剑意残留的剑痕,一股剑意爆发,刺破了李皓手掌,李皓眼中金光闪烁,好像看到了一股惊天剑意爆发。

这一刻,脑海中闪烁一个短暂的画面。

一位剑客,拔剑而斩!

一剑出,精气神合一,剑出,人死!

此地,留下一道亘古不灭的剑痕!

“圣人!”

李皓喃喃一声,是一位真正的,本源还未断绝的圣人!

这一剑,仿佛从时空深处归来,李皓断定,这个时代的天王,可能挡不住这一剑,也许一剑下去,天王就被切成了碎片!

“一剑斩出,精气神耗空,能斩这个时代的天王,也许更强……剑尊的剑道!”

李家的剑,有个重大缺陷。

不持久!

精气神合一,一剑出,杀不了敌人,自己就死。

哪怕剑尊,也是如此。

一剑雄之名,响彻新武时代。

就一剑,杀不了你,我就完蛋……这个一剑,并非说随意一剑,而是真正意义上,精气神合一的一剑。

“剑圣出手,没伤到敌人……”

是的,李皓看了一下,剑痕完整,没有被阻挡,也没有被挡下的痕迹。

剑痕很是完整!

这代表,这一剑下去,对方避开了,轻易避开了。

如此说来,如果这人是李道恒,那十万年前,李道恒大概就有天王之力了,很可怕的一个家伙。

这个天王,是十万年前的天王,可不是现在的。

唯有天王,才能在这一剑之下,轻松避开。

李家的剑,李皓很清楚,其实具备锁定敌人的功能,敌人不比你强太多,是避不开这一剑的。

李皓抚摸了一下剑痕,继续朝前走去。

这一剑,他感受到了绝望,感受到了决绝,感受到了愤怒和痛惜,这代表,斩出这一剑的人,认识出手屠戮的人,的确是李家内讧。

这是城主府……前面应该是办公区域,后面才是李家族人居住的地方。

城主府后面,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宅院。

进门,从进门地,到处都是剑痕,无数的剑痕密布……在这,曾爆发过激烈的守卫战争!

李皓继续抚摸一道道剑痕,每一次抚摸,都能感受到一股剑意,浮现一道影子,在眼前一闪而逝,有老人,有孩子,有女人,甚至有孩童持剑斩天!

李家族人,皆是剑客!

“好一个剑道家族!”

怀中,星空剑剧烈颤动着。

而李皓,眼神也有些犀利,若是李道恒下手的,好毒,好狠!

将李家人斩尽杀绝!

连孩童都斩尽杀绝,为什么?

图什么?

就为了杀的更痛快一些吗?

杀敌人也就罢了,将整个李家,屠戮一空,这算什么?

“剑尊应该没亏待他才对……剑尊走后,却是将整个李家屠戮一空……这人……太毒辣!”

这不是无情,大道本无情!

所谓无情,只是一种意境,秉承大道公正,无物无我,无亲疏之分,不代表会胡乱杀人,乱杀人,那不叫无情,那叫畜生。

继续前行,整个宅院,还是到处都有剑痕。

可很快……李皓发现了一点不正常,没有李道恒的剑意,或者说没有出手之人的剑意,不知是被他抹去了,还是……这家伙的剑意已经可怕到了,每一剑,都刚好可以杀人,不多不少,刚好杀完人,剑意泯灭。

前者,不算什么,李皓可以做到。

若是后者,对敌期间,居然还能控制的如此精确,那此人剑意,可怕到了一个极致!

谁能保证,自己杀一个人,力量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刚好杀了对方,剑意消散,能量消散?

“前者,代表对方是强者,后者,代表对方不单单是强者,还是一位剑道极境的强者!”

李皓判断了一番,继续前行,看到了第一个屋子。

打开屋子……很简单,床铺,装饰,桌椅……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里面的人,不知道是出来战斗死了,还是早就离开了,出去征战了。

李家这边,大部分人应该出去征战了。

留下的,应该都是一群老弱妇孺。

李皓皱眉。

“剑尊出征,李家强者必然会随之跟去,九师长这种不朽,还在战天城中,不去可以理解,李道恒若是强者,甚至是天王……剑尊看不出来?为何会留下此人?”

一位世界最强者,真的看不出来李道恒的强大吗?

那为何……李家强者都出征了,少数圣人留下守卫还情有可原,可李道恒若是天王,天王都留下了?

谜团,越来越多了。

李皓继续前行,走遍了整个李家大宅,很快,皱起了眉头。

好像……没看到剑尊的府邸。

作为帝尊层次的存在,按理说,若是府邸存在,不该如此平凡,整个李家大院,并未看到任何特殊的地方。

李皓皱眉。

不止如此,府邸中的藏书阁,也是空的。

宝库,好像也是空的。

反正打开一看,都是空的,被搜刮干净了。

“一无所获!”

除了感悟了不少不同的剑意,真的一无所获。

李皓苦笑!

真是……无奈!

偌大的剑城,最重要的地方,应该就在这了,结果倒好,什么都没,这一次,难道就这样白跑了?

自己可是冒着被帝尊击杀的风险,潜入了剑城。

还想着,此地是否有一些收获,能对付帝尊呢。

好家伙,啥也没有!

剑尊难道不住这?

李皓陷入了沉思中。

想了想,忽然浮空而起,环顾整个大城,城中,有剑意弥漫的地方很多。

除了这之外,还有一处,剑意浓郁。

李皓心中微动,迅速朝那边赶去。

据说,剑城这边,还有一棵剑树,作为守护妖植,肯定是留守下来的,那这棵树,是被杀了,还是其他?

这应该是明确的圣人层次强者。

……

李皓腾空而起,因为剑城在移动,也看不到帝尊了,他倒是胆大了许多,迅速在一处地方落下。

很快,心中微动。

再次退出了这个地方。

这好像是一座学院!

“魔都武科大学——剑城分院!”

李皓落在了大门口,心中一动,这……好像名气很小,没听多少人提及过。

魔武!

人王当年学习的地方,剑尊执教的地方,诞生了一大批帝尊的地方,张安也曾在魔武学习过,很多很多强者,都曾在这学习。

可是,银月还有魔武的分院?

一点知名度都没有!

银月武科大学,他知道,就是八大家培养子弟的学院,还有圆平武科大学,是培养帝尊后裔的学院。

魔武如此知名的大学,若是有分院,知名度不低才对。

何况,还处于剑城。

八大主城,其实都没武科大学,他们只有一所武科大学,就是银月武科大学,除此之外,八大主城内部,不设立武科大学。

中小学倒是一堆。

“奇怪……我从未听人提及,九师长都没说过,若是剑城有一座武科大学,九师长何必去银月武科大学?”

李皓有些疑惑。

剑尊曾是魔武的老师,他在这建立分院,也算正常,可为何没有知名度?

也从未听闻,有谁出自这个分院?

这座学院,门户很大,看样子占地面积还不小。

城内剑意第二浓郁的地方,就在这里。

四周倒是空旷的很,几乎没什么建筑。

李皓看着校门外的几个大字,有些刺目,这……难不成是剑尊亲自书写的?

李皓迅速靠近!

仔细看去,隐约感受到了剑意,他刚要探手去摸,砰地一声,一个字体,瞬间炸裂开,李皓手上,瞬间出现一道道血痕!

李皓脸色微变,下一刻,冷哼一声:“真行!”

这剑意很强,字体很强,但是……其实字体被人挖走了,留下来的,只是一些残影,显然,这几个字,真的可能是剑尊书写的,就如战天二字一样。

可惜……被李道恒取走了。

“足足10个字呢,比战天多了八个字……李道恒!”

李皓咬牙,这可能是这次最大的收获了,好家伙,被这孙子挖走了,真不是个东西。

炸掉了一个虚影,李皓还没触碰其他几个字,一瞬间,其他几个字,纷纷炸裂,万道剑意爆发,李皓瞬间后退,拔剑而斩!

砰砰砰!

一连串的响声,李皓将溢散的剑意全部斩碎,若是实力不够的,一般的圣人来了,也许都能被击杀。

这算对方留下来的警告吗?

原本还显得有些恢宏的校门,失去了这几个字,一下子显得有些落魄了。

李皓迈步走入校园。

这里,倒是没什么剑痕,好像当年就没人。

整个学校,好像是新建的。

李皓心中,此刻隐约有了一些想法:“难道……是后来才建的?甚至还没开学招生,然后战争爆发,所以此地没来得及扬名,就被遗弃了?”

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

若是如此……李皓有些遗憾,一座没开学的学校,最强的,大概就是那几个字了,如今也没了,代表这地方,几乎也没啥好东西了。

可此地,在后方有剑意溢散,应该也曾爆发过战斗。

……

当李皓不断朝学院后面走去。

一棵残破无比的大树,忽然停下了一切动静,恢复了死寂,宛如彻底死亡,只留下了满身的剑痕,还有拦腰斩断的树根。

片刻后,一道人影浮现。

正是李皓!

而李皓,也看到了一棵树,一棵已经彻底断裂,只剩下一些树根,还被斩断了的树根,如同一柄柄利剑一般,扎根在土地之中。

李皓一怔:“剑树?”

剑城的守护妖植,居然不在别的地方,而是在这座新建立的校园之中!

死了!

整棵树,几乎只有一点点树桩了,树根断裂的乱七八糟,对一般人而言,也算是好东西,对李皓而言……一文不值。

此地,便是他察觉到的剑意浓郁无比的区域。

他仔细探查了一下,隐约间,有两股剑意冲击。

显然,李道恒杀剑树,应该付出了一些代价,双方在此鏖战过,这棵树,可是剑尊养大的,据说,剑尊练剑,一直都在这棵树下修炼。

这棵树,甚至算得上剑尊嫡传,严格来说……都能喊人王一声师兄了!

“圣道巅峰吗?”

“连剑尊栽种的剑树都被杀了……那家伙有点可怕了!”

李皓喃喃一声,有些遗憾!

感慨一声,叹息道:“可惜了李家满门,可惜,这棵树,也没能保住剑城,看来,剑尊失算了!星空剑,咱们来晚了十万年……否则,倒是可以试试李道恒的剑!”

无声无息。

无人回应。

此地,只有这一棵残破无比的大树。

李皓遗憾无比道:“看来,没希望了!如何回去都是个问题了,人王赏赐的银月世界,彻底要落入敌人之手了,可惜啊可惜!”

“原本还想在这,找到一些对付郑宇,对付帝尊,对付李道恒的办法,结果,什么都没有!”

李皓不断说着什么,有些哀怨。

手中星空剑,微微震颤一阵,发出了一声声如同哭泣的哀鸣声。

剑城没了!

这一刻,李皓叹息连连,眼中金光闪烁,叹息道:“我纵然继承了剑尊剑眼,又有何用呢?”

“不够强大……能为之奈何?”

“修炼一年,也只能杀一些伪道天王……为之奈何?”

“人人皆说,我能再扬李家之威,夺回属于李家的地盘……可是……敌人强悍,我如何夺回来?”

“小剑啊小剑……此生,无望了,也许此地都无法离开了,也许你我便要在此终老了!”

李皓苦涩无比,叹息一声,挥舞长剑,一剑杀出!

精气神合一,长剑破空,悲哀无比:“来晚了!空有先祖剑尊之意,却是没有匹配之实力……修道一年,时不在我啊!”

“封印即破,帝尊横行,时也命也!”

剑意纵横天地!

这一刻,那棵残破无比的大树,隐约间,浮现出一股淡淡的,几乎不可感知的精神力,微不可见。

没有声音,没有动静,只是默默观察着。

李皓挥舞长剑,仿佛抑郁无比,一剑刺破苍穹!

最终,叹息一声:“算了,没就没吧,剑树都死了,将树根挖出来,埋葬了吧!封印破开之时,便是剑城彻底覆灭之时……星空剑,你我,也要在这陪葬了!也好!”

他举起长剑,就要去挖树根。

……

残破的树根,伫立不动。

随着李皓靠近,甚至要举起长剑挖掘,忽然,树根颤动一下,一道剑意直奔李皓而去!

李皓一惊,挥剑斩之!

怒喝:“何方妖孽?敢袭击剑尊嫡传!吾乃剑尊嫡传,星空剑新一代主人,此乃剑城,岂容你放肆?”

话落,长剑直奔树桩斩去!

就在这瞬间,一道残破无比,摇摇欲坠的虚影浮现,看相貌,居然还是个女人……虚弱到了极致。

这一刻,李皓心中无数个艹!

剑树,母的?

他其实早就发现了一些异常,这地方,明显有些不同,他靠近的刹那,其实就感知到了一点特殊,当然,李皓猜测,也许是剑树后人……比如帝卫那种!

就是老树诞生了新树。

可现在看来,未必如此。

因为这虚影,如此的薄弱,如此的残破,老树诞生新树,不是这样的,帝卫虽然也弱,可不是这种形态。

这明显是剑树虚影,对方还活着!

只是……这么多年了,居然一点没恢复?

还是说,以前更严重,现在这情况,已经是恢复了一些?

李皓其实心中很欣喜,总算是有活物了!

至于是公树还是母树……这个不重要。

剑尊终生未娶……李皓也懒得八卦这些,刚刚说那一切,都是为了引出这棵树,对方一定是担心,担心来的是敌人!

此刻,现身了,那就是好事!

那虚幻的身影,摇摇欲坠,身上剑意浮现。

样貌看的不清晰……从虚影来看,化为人形,身材应该不错。

也没管李皓落下的长剑,只是虚弱无比道:“你如何来这的?”

李皓一怔:“你是何人?”

“何必装疯卖傻?”

那女剑树好像不理会李皓的明知故问,声音虚弱,却是依旧冷静:“你说这些,不就是为了引诱我出现吗?我出来了,我只问你,你如何进入剑城的?”

“你是剑树?”

“是我问你!”

李皓笑了:“我担心你是李道恒留下来的探子,我先问你!”

“哼!”

虚影颤动,冷笑一声:“欲擒故纵吗?”

李皓也笑了:“同样,我也有这样的担心!看样子……你比其他妖植聪明一些,和我认识的一位妖植有些相似。”

“谁?”

“红杉木……杉岐,前辈认识吗?”

“不知,无名小辈!”

也是,的确是无名小辈。

在那个时代,杉岐这样的野生妖植,区区不朽……哪会被这位放在眼中?

这位,才是整个银月,最强妖植!

圣道巅峰的妖植!

这一刻,一人一树,互相对峙着,彼此问对方问题,却是都不愿回答对方。

“前辈,你和我僵持下去,可能要溢散了!”

“那又如何?”

剑树带着一些嘲讽:“本就半生半死,苟延残喘罢了!若非看到了星空剑回归……你以为我会理会你?”

说罢,又冷笑一声:“也正因为星空剑回归……我想,你是那畜生的人吧?星空剑,昔年被他带走……如今回归,看样子,他找到了操控之法!”

“李道恒?”

“果然被我说中了,是吗?”

剑树冷笑:“多年后,他让你来,有何目的?担心我们没有死透?还是告诉我,他可以操控星空剑了……可笑的家伙!”

李皓笑了:“李道恒?前辈以为我是李道恒的传人?也对……星空剑,李家血脉,剑尊剑意……这些,李道恒都有!”

怀疑,正常。

这可是帝尊封印之地!

正常人,能进入此地吗?

李皓笑呵呵道:“我很难证明……说啥前辈也未必相信……这样,我就随便辩解一下,李道恒就是个狗屎,他全家……算了,不能骂,我和九师长李道宗关系还不错,不骂他全家了……李道恒这辈子还不如一坨屎……”

李皓所谓的辩解,就是将李道恒从头到脚骂了一遍。

骂完了,又造谣道:“这家伙不喜欢人类,喜欢和各种恶心生物啪啪……比如一颗月亮,连月亮都干……简直反人类……”

“还有,李道恒若是有后代,都是没屁眼的那种……”

“……”

对面,那虚影摇晃。

粗鄙!

这人……是不是李道恒的人?

正如李皓所言,他很难去辩解什么,他会的,李道恒都会。

代表不了什么!

最大的依仗星空剑,按照剑树的意思,的确是李道恒带出去的,此刻,李皓带回来了,反而不好解释。

穿过了帝尊封印区域,这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也许,只有李道恒了。

能不怀疑吗?

换成李皓自己,都得怀疑!

痛骂一顿,其实也证明不了什么,可是,对剑树而言,多少可以安心一些了,李道恒那种骄傲的人物,会让后辈如此侮辱自己吗?

他的传人,敢这么骂吗?

从骨子里带来的轻蔑,不屑,嘲讽……其实这种状态,很难伪装的!

剑树虚影,稍微放下了一点点警惕。

依旧看向李皓:“你怎么进入乾坤八卦阵的?”

“星空剑带我进入的!”

“我知道,我是问,你如何穿过那位帝尊的封印区域,进入了剑城的……”

“这样过来的……”

李皓瞬间消失,一股特殊力量溢散。

下一刻,剑树微微恍惚一下,再次回神,却是心中剧震!

刚刚距离它还很远的李皓,此刻,就在它眼前。

李皓笑道:“就是这么进来的!我让人强攻封印,制造动荡,藏身星空剑,用这种手段,一点点挪移来的,信吗?”

剑树震动:“这是……幻术还是什么?”

“不能说。”

剑树无声。

这手段……太厉害了!

当然,它也是见多识广之辈,很快定神,又道:“你来剑城的目的!”

“找宝物,找东西,找方法,杀帝尊,杀李道恒,夺银月天地!”

“你想多了,什么都没了,剑城覆灭了,只有我苟延残喘,留下了一点点微弱无比的本源,十万年下来,恢复了一点点……如今,也许连不朽都不如……你能找到什么对付他们?”

带着一些失落,一些沮丧。

李皓笑眯眯道:“剑尊住在哪?”

“……”

李皓笑道:“别想了,我若是李道恒派来的,我肯定知道!我不知道,就是代表不是他派来的,他可能已经搜过了,我再来搜一遍有何用?当然,不是一伙的,也许可以感悟一下剑尊遗留的剑意!我的剑意,都是通过八卦阵的虚影学的,未必正宗!”

“剑尊天为被,地为床,大多时间都在修炼,一般都在我本体树下修炼……哪来的住所可言!”

“这么惨?”

“……”

李皓笑了起来:“看来,我真的一无所获了!对了,屠戮李家的,的确是李道恒对吗?”

“是他。”

“当时什么战力?”

“天王。”

“你圣道巅峰,一直感悟剑尊剑意,居然无法匹敌他?纵然是天王……应该也是刚晋级吧?若是早就晋级,剑尊应该会带走他,我想来想去,可能是在剑尊离去,星门封印的瞬间,对方才突破到了天王……一个刚突破的天王,你一个老牌圣道巅峰,居然无法匹敌?”

剑树沉默瞬间,开口:“正如你所说,他在剑尊离开后才突破的,只是天王初期……境界还不算太稳定,可是……我的确没能赢他!他也是当时,城中唯一的天王,我是第一个被他击溃的……之后,他便屠戮了整个剑城!”

“他为何要杀李家人?”

李皓好奇:“他也是李家人,剑尊离开后,只要他不暴露自己背叛的事实,剑城应该也没发现,他完全可以让李家为他效命,有李家在……也许可以更早击杀帝尊……”

“以他的智慧,我想,你们可能一直没有发现异常,直到他对你出手!”

剑树叹息:“你好像很了解他,你见过他?”

“算是见过一面,一瞬间的事,是不是本尊不确定。”

“那你如此了解他?”

剑树有些怀疑了,李皓笑道:“多正常,一个聪明人,喜欢揣摩另一个聪明人的想法,只是……我还是没想出,他为何要屠戮李家人?”

“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若是知道……我会被他击杀吗?”

李皓想了想,有点道理的样子。

李皓也没再说,一挥手,凭空浮现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笑道:“前辈,坐下聊吧,难得遇到一位还活着的……”

剑树沉默一会,问道:“你是何人?”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李皓,李家人……当然,是不是,我不知道!星空剑是我祖传宝剑,天地尘封10万年,21年前天地开始复苏,我就生于那一年!四年前,我父母双亡,死于银城!一年前,我跨入武道,开始复仇,征战天下,而今小有成就,执掌了明面上的银月世界!”

“前不久,我宰了一群圣人天王之后,觉得天下之大,敌人还有许多,无法匹敌,便想进入封印,另寻机缘……然后就来了银城。”

剑树默默倾听。

一年前跨入武道,一年后执掌天下,杀圣人天王……对方的确很强。

可是……这如同天书一般的战绩,还是让它震撼。

当然,昔年也有一人,三年无敌天下,便是新武人王。

“新时代的天之骄子吗?”

剑树喃喃一声:“李家后裔……李家哪还有什么后裔,除了李道宗,就是李道恒……不过星空剑在你身上,也许,是剑尊之意转换的罢了,剑眼……大概率是星空剑的原因了,你不算李家后裔,勉强算的话……也只能算星空剑后裔。”

“……”

去你大爷的!

李皓不想骂人!

可此刻,还是想骂人!

你才是星空剑后裔!

这话说的,怎么这么难听呢?

作为文明人,他觉得,自己除了对映红月、李道恒这些人不客气,哪怕对郑宇都相当客气,可这棵树,简直讨骂!

只是,剑树很快道:“你……是这个时代的天骄,此代,诞生天意了?”

“对。”

“你是骗子!”

“什么?”

“在你身上,我并未感知到任何天意的存在……这里,也属于银月!若是天意之子,你不该如此……”

李皓一怔,失笑:“原来你说这个?我以前是,现在不是了,我上次把天意切碎了一部分,现在天意不杀我,就算对我客气了,还能继续爱我?”

“……”

这话,听起来如此的不靠谱!

可是,剑树思考一番,一年走到了这个地步……一切皆有可能。

毕竟不是没见识的人,剑尊种下的树,见识还是很广的。

这样的人物,一切都有可能。

“你想对付李道恒那畜生?”

“当然!”

“很难……他也是绝世天才,虽然我恨不得马上杀了他!可我要告诉你,十万年时光,此人最少也是一位半帝,不止如此……他谋划多年,也许随时可以成就帝尊!当然,本源断绝……他就算成了帝尊,也没真正的帝尊那么强大,但是,那时候不再是半帝,而是伪帝尊……比半帝更强大的存在!”

李皓点头:“我知道!”

“那你……还要和他斗?”

李皓无奈:“前辈这话说的,我不和他斗,他也不会放过我!他带出了星空剑,一代代改造血脉,让我适应星空剑,执掌星空剑,必然有目的的!不外乎执掌天地,执掌新道,执掌星门……总之,他肯定有自己的想法,要不然,干嘛将星空剑丢下?”

“你很聪明……”

“只是正常猜测,就算聪明了?”

剑树被怄了一下,半晌无言。

李皓又道:“前辈大概还是信不过我,正常,不过前辈都快死了,大概是没希望报仇了!赌不赌?赌,咱就继续聊,不赌,浪费时间没意义!赌输了,前辈不损失什么,因为你觉得没人能斗赢那家伙!”

“赌赢了,我能杀他,你就赢大了!一本万利,愿意赌吗?”

李皓说的直接干脆,谁有时间一点点获取你的信任?

没时间的!

何况,就咱俩,如何获得你的信任?

讨好你?

有用吗?

一点都没有!

开门见山,二选一,赌不赌!

这棵树,一定掌握了一点东西,之所以这么觉得,因为这棵树,求生欲望很强烈,就和帝卫一样,为啥,帝卫要守护帝宫行宫!

而这棵树……必然也有自己放不下的东西,不然,必死无疑!

说到这,李皓又道:“还有,你本源大道,一定被他斩断了才对!大道断了,你都能活下来,我虽然懒得去猜测,但是我还是猜测了一下,前辈体内,一定有剑尊留下来的宝物,保住了你的性命!也许前辈,就在守护这东西……当然,只是猜测。”

李皓又道:“这座城,还能运行,没有因为大家死去散架,也许……也存在什么宝物,稳固了这座城!另外,前辈若是真的无所依靠,真的毫无办法,此刻,看到我,不管我是不是李道恒派来的,都该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前辈没有,试探倒是不少,看样子,还有一些依仗!”

“我都说我杀过天王了,你还如此淡然,难道城中有办法对付一位天王?当然,是如今的天王,不是当年的,否则,就该对付李道恒了!”

“……”

李皓左看右看,判断了一番,说出了一个个疑点,最后又道:“城中也许还存在活物,不止前辈一人,前辈等了半天,也许是在等待活物过来汇合,说不定想拿下我!”

李皓宽松无比地坐着,甚至是靠着,笑道:“别折腾了,对付敌人不咋样,对付自己人倒是手段不少,何必呢?”

剑树一言不发!

眼前这年轻人,一点不像年轻人,像个陈年老怪物!

许久,剑树开口:“我凭什么相信你?”

李皓笑了:“不凭什么,我说了这么多,一年杀天王,你都不信……你能找到第二个,你就去找!我能穿过帝尊封印,你能找到第二位,你也去找……要不然,我也没办法让你相信我!”

这一刻,轮到剑树纠结了。

许久又道:“你先等待一段时间,我考虑考虑……”

“真是……算了,随你吧!”

李皓笑道:“我可以在城内走动一番吗?剑城中,除了这里,还有什么地方值得去的吗?”

剑树沉吟片刻,开口:“城西,有一片断崖,剑尊曾在那边修炼过一段时间,你可以去看看!”

“好,多谢!”

李皓瞬间消失,眨眼间离开了此地。

给人家留点空间!

等他走后,许久,一块破碎的石头飞来,落入残破树桩之上。

又过了一会,一方更残破的印章飞来,也落在树桩上。

这一刻,剑城最高会议好像开启了。

一棵断树,一块碎石,一方破印。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