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影后的嘴开过光

第1828章 急

影后的嘴开过光 夜九白 4387 2021-12-20 17:03

  

  打完视频,金曦的泪都止不住。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张岑涵的种种状态都在透露一个事实——

她犯病了,而且状态极差。

张岑涵看似是个很正常的漂亮女孩,但实际上她却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双相障碍。

这种病是在张岑涵上初中那年就发现并确诊的,之后的时间里一直在控制,偶尔会有病发,但大部分时间都还算正常。

每当病发时,心理疾情就会引起身体其他部位的反应,极为难过。而她而有一项数据更是超过了普通人整整十倍,她的身体不太能分泌某些激素,所以就要通过吃药来控制,每半月还要去抽一次血来化验。

每次抽血前,她都会害怕难过的哭。

严重的时候得吃些猛药,而吃了之后会心慌难受,喘不上气,浑身发抖……这都是常事。

每当严重时,主治医生就会劝她停下一切工作,住院观察……

治病是真,怕她自杀也是真。

张岑涵也住过院,当时的病友还有三位,而那三人都因为过的太过痛苦所以自愿选择离开了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一个张岑涵还在苦苦挣扎着。

得了精神疾病的人不是不想活,相反,她们太想活着了,她们一直都在尽力的去控制自己调节自己,希望可以好转,变的跟正常人一样。

张岑涵在生活和工作中几乎是看不出异常的,为了让自己更阳光开阔,她特意使自己培养了许多兴趣爱好,比如户外运动,她喜欢爬山旅游,她也像大部分人一样喜欢唱歌打游戏,另外她的朋友也有很多,各行各业都有。

但,有病就是有病,而有些精神疾病的威力丝毫不亚于绝症,甚至它带给人的折磨会更甚。

哪怕一直在有意的“积极阳光”,可那也只是让她平时看着正常一些,当发病时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她会瞬间回到谷底。

金曦从张岑涵的一些小小反常举动中看出了异状,再结合主治医生的话,金曦知道这次的事情严重了。

很可能,它会是张岑涵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个坎。

“唉,金曦你干嘛去,你不是说要午睡吗?”

金曦拿着手机往外走,却是被迎面而来的公司的同事给叫住了。

“我去请个假。”

金曦说着,人就跑开了。

“请假?今天活这么多,你就是加班都干不完啊……”同事的声音被抛到身后。

金曦走出办公室,先是到走廊尽头窗边打起了电话。

“喂,曦曦呀,怎么给阿姨打电话了呀。”

“阿姨,我想问问涵涵的情况,她最近又犯病了你和叔叔知道吗?”金曦直接问。

“啊?不是吧,我没有听她说啊,她昨天刚转给了我一笔钱,听着还挺正常的呀。”张岑涵的妈妈语气疑惑。

金曦只感觉到一股气直冲天灵盖,她再也顾不上什么礼貌和客气了,直接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怼,“钱钱钱,你只知道钱,你满心就只有你那个好吃懒做的儿子,你什么时候像对你儿子那样去关心过涵涵?她是个病人,你就不担心她出事吗?”

“不是啊曦曦,你这是在说些什么话?涵涵那也是我女儿,我怎么可能不在乎啊?但她是名人,她赚钱了,鸣鸣是她亲弟弟,难道她就不该爱护?她赚那么多也花不完啊,我们养育她也不容易,只是让她给点钱孝敬一下父母,这有什么错吗?”对面的人也生气了。

“呵,你到现在还是只提钱,我告诉你涵涵病发了,你现在有像在关心她的样子吗?”金曦吼道。

“你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礼貌了,对长辈怎么这么说话,涵涵的病我当然关心了,等下我就给她打电话问问……都病十几年了不都没事,我又不在身边,就是担心又能做什么呢?真是的。”

那边的人嘟囔的说着,说完后就把电话挂掉了。

金曦气的直发抖,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

孩子病了,她一副没事人一样!

金曦不擦眼泪,直接就前往主管的办公室,敲了门,听到里面的请进后一推门就进去了,因为动静太大还把主管给吓了一跳。

这时主管正在跟一个小组长讨论工作的细节,当看到金曦流着泪进来后两人都懵了一下。

“金曦,你这是怎么了?”主管问。

“主管,我……”

金曦一开口,泪就止不住的流,她努力擦着,可却流的更汹涌了。

小组长人傻了。

他看看只流泪不说话的金曦,又看看有些着急又无处下手的主管,突然悟了。

“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你们聊,你们聊。”

他拿起文件,低下头遮住眼中八卦的光,小跑着出了办公室。

“不是,你别哭啊,是工作中遇到什么问题了吗?有话好好说,来坐下喝点水吧。”

主管三十岁出头,钻石王老五,是个工作狂,要是正常情况下有人进来半天却不说话他早急了,可现在看到金曦一个小姑娘在那里流泪却是不忍心说些斥责的话,按捺住性子起身亲自给她倒了杯热茶,还把她给推到了自己对面的座位上。

金曦本来不想喝水的,但是主管都把水递到手上了,她顺势就喝了一口。

热水进肚,滑过食道,温热的感觉抚平了她心中的慌乱,她的哭势一止,人也慢慢冷静下来了。

“现在可以说什么事了吗?”主管尽量让自己显得温和的问。

“我有急事!主管,我想请假。”金曦说道。

主管:……

“就这?”主管感觉自己压着的气上来了。

“我朋友有自杀倾向,我要回去阻拦她。”金曦眼中带有残泪的抬头,眼神直直看向他,“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让她死,她在外地,我一定要请假,请假最少一周,如果您不答应……那我只能辞职了。”

主管看着金曦,好几秒钟都没有任何反应。

“能买到票吗?”他忽的问。

“啊?”金曦一愣。

“要是买不到最快的票,就来找我,我有朋友可能帮得上忙。”主管笑了笑,“假我批了,你可一定要拦住你朋友,不然就别来上班了。”

嗯,这次写到的情节,是我身边一个女生朋友的亲身经历。

病房四人,走了三人,只留下她,而她就在几天前刚刚犯病,医生让她住院,她拒绝了,她害怕被关禁闭的感觉。

她说想去看看东北的大雪,想要看看华山的日出,但是因为yq,都去不了。

她正在苦苦支撑着,她在很努力的活下去,我也很希望,她能被拯救。

如果世间真有小白,该多好啊……

(本章完)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