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他和她们的群星

第七百三十八章 你比四环多一环

他和她们的群星 流血的星辰a 6816 2022-01-13 00:53

  

  余连现在是终于想起来了。在上一次探索虚境的时候,自己在娅妮他们的帮助之下完成了星环仪式的晋升。

原本以为,作为“已知”历史上第一个在三环就进行了虚境升环的灵能者,自己的晋升过程一定是会相当凶险的,应该是会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搞不好自己就得在自己的灵魂世界之中,和某个彻底boss化的精神污秽大战个几百回合又水上几十万字的。

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晋升时候的记忆却在之后变得极为模糊。自己只是能确定,自己的精神得到进一步地淬炼,但某个重要的环节却只完成了一部分。如果能够完成这个仪式,自己的超凡力量,才会进入一个梦寐以求的境界中。可若是不完成它,却必然会留下一些精神层面的破绽,迟早有一天,是会成为强敌利用的对象的。

可这个环节到底是什么,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就像是做了一个精彩的长梦,明知道那应该会是自己此生最波澜壮阔的一段“经历”了,但偏偏却什么细节都想不出来。

然而,当自己的精神再次深入灵魂之海的意识世界的时候,却赫然发现,这段故事居然还是有续集的。

余连望着面前的另外一个余连,心绪难免激荡不已。就算是以他现在的能力,也实在是难以确定对方到底是何种存在。

“我上次就想要问了。我到底应该如何称呼来着?”

“我是本体!所以我是真余连!”另外一个余连用大拇指点了点自己,然后又用小拇指向对面地比划了对面一下:“你是外邪,你是假的,所以应该被称为假余连。”

“……你又证明能保证,你自己不是一个精神上的记忆残留体呢?”余连耸了耸肩:“物质决定精神,精神决定意志,意志决定记忆,我站在这里,我在通过余连的身体行动,那我就是余连。我的上辈子和上上辈子,不过是多出的一段记忆星系罢了。这就是唯物主义。我们上一次不就已经达成共识了吗?”

对面的余连不由得语塞,在停顿了一两秒后,方才用傲慢的语气道:“呵呵,你还没有完全说服我呢。至少在神秘学方面却并没有!”

“灵能完全可以理解成某种现有的科技完全理解不了的能量,虚境的存在也是同理。过去的人类连元素周期表都没有列出来,却也不耽搁他们用泥土和岩石冶炼出钢铁,打造工具和兵刃。灵能当然也同理的。”余连耸了耸肩:“当然,以上的说法我确实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但相比起一种凡人所无法理解的天赐神力,从未知能量的角度来理解,应当才更符合吾辈的偏好吧?不,或者说,应当坚信这一点。”

另外一个余连冷冷道:“这是为了证明什么?证明物质和能量的自然性?”

“不,是为了证明命运的非自然性。”余连笑道。

对方终于陷入了沉默,过了将近半分钟,方才露出了释然的表情:“好吧,这一关,就算是你通过了。”

余连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在这一刻,他方才有了一种终于从无形大山的重压之下逃出来的松弛感。他知道,若方才的回答并不能让对方满意,自己现在要面对的,怕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余连”那么简单了。

他刚刚有了这么一个念想,但在一个恍惚之间,却发现自己赫然已经来到了一处平平无奇的公园小广场之中。

这里确实只是一处随处可见的小公园,当然远远算不得宽敞,就算是加上旁边的儿童游乐场,也不过就是个篮球场的大小。只是,这里的一草一木,余连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里是锦城釜街的小公园,自己的熊孩子时代,少年时代,这里便是最重要的游乐场所了。不知道有多少孩童和青春时候的虹色汗水,是挥洒在这里的。

当然,也是这里,自己第一次接触到了战士的大门。

“道场学的搏击套路最多能减肥,连上运动场的格斗套路都是需要单独开小灶的。要是想要学习真正的战斗,便来找我吧。每天晚上凌晨四点,风雨无阻,你可愿意?”八岁的菲菲对八岁的余连说。

八岁的余连看了看比自己还要矮半个头,小胳膊细腿像是个洋娃娃的小姑娘,一本正经地摇头道:“爸爸说过了,在长大之前不要打架。”

“再长大之前?”

“而且舅舅舅妈要照顾我还有店里,已经很辛苦了。一打架就会给他们添麻烦,还是长大以后再说吧。”

“那你躲在道场外面看我们练功干什么?”

“锻炼身体啊!”余连露出了仿佛打量智障一样的表情:“虽然我答应爸爸是要成年以后再打架,但是可以提前练习的。不过,我没钱只好偷看了。”

说到这里,八岁的余连摊开了手,理所当然地道:“偷看是我的错,所以你要打我我是绝不会还手的。”

然后,余连就被菲菲打了。然后,他虽然说好了不还手,但菲菲攻击的都是那种被打到了不会受伤但却真的很疼的部位。八岁的熊孩子能有什么涵养呢,顿时就把自己一分钟前说的话咽了下去。

再再然后,他发现还手了也没什么卵用。

真是让人唏嘘的青春岁月啊!余连不由得如此感慨。

再看看天色,赫然已经是月明星稀之时了。不就是当初自己和菲菲第一次在小公园中见面的那一刻吗?

再看看对面的“余连”,居然已经变成了八岁的时候。

“人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你是否承认?”对面的八岁“余连”道。

“这特么是个哲学命题。”余连叹了口气:“可实际上,人是有极限的。就算是你真的战胜了自己,你却会发现,有些障碍,越不过就是越不过去。”

“是的,就像我们从来没有在青春的岁月中,战胜过菲菲一样。”他道。

再然后,余连便听到了公园广场一侧花圃中小道上传来的脚步声,定睛一看,却正是菲菲,而且是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八岁时候的菲菲。

“哦,原来如此,我最大的噩梦,居然是菲菲吗?”余连大惊失色,不得不感慨,人最大的敌人或许并非自己,但人其实最难认清楚的却肯定是自己。

只不过,虽然从小到大打架没赢过,但也没伤过啊!而且考虑到自己和菲菲的关系,很难不确定这是不是一种福利。

所以,打就打吧。余连表示自己一点压力都没有。

对面的“余连”没好气地道:“你想得美,哪有这样的好事?”

余连刚想说什么,却见那个出现的菲菲,却仿佛机器人似的,面无表情,用毫无温度和感情的目光扫了一眼两人,手腕一翻,手上竟然多出了两柄长剑。

菲菲以前和我对练的时候用过武器吗?余连认真地思索了一下,非常笃定,最厉害的一次也就用上了甩棍而已。

“再问一遍,人最大的敌人,是不是自己?”对面的“余连”忽然问道。

“都说了这特么是个哲学命题。”余连也忍不住大声道:“可是,人最大的队友,肯定却是自己!”

“余连”笑了,转头立在了余连身旁,面对着正在一步步逼近的菲菲,他的手上也多出了一柄同样的利刃。

至于余连自己,也感觉手上忽然多了一丝分量,却也是一柄长剑。

“余连”便大声笑道:“去吧,让我们一起面对他。这是灵魂升华的第一步。”

余连忍不住瞥了“余连”一眼,对方当场便是一愣,接着恍然大悟。在这个瞬间,他的身形似乎变得模糊了一下,就像是忽然渐渐在向着幻影的方向演化。

然后,在这个瞬间,余连和“余连”的手中,那柄锐利的剑已经变成了心爱的蓝火加特林的。

“你不是唯物主义者吗?物质决定精神!”那个“余连”道。

“是啊,所以你要相信,现在一切都不是物质,那自然是干什么都可以了。”余连道。

“可是,你真的可以对菲菲开枪吗?”

“她又不是菲菲。我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僵尸一样的菲菲!”

“说得非常有道理。”

两个余连就这样达成了共识,然后也在同一时刻扣动了扳机。

蓝色的火光推动着宛若风暴一样子弹呼啸而出,但在击中那个菲菲之前,她的身影,以及他们所在的这个小花园,却宛若梦幻的泡影一样开始消散,随即便再看不到什么踪迹了。

瞬息之后,余连发现,自己似乎依然漫步在虚无的宇宙之中,脚下的还是那片浩渺恢宏的星河。

他的对面,依然只有那个“余连”,又哪里来的什么菲菲呢?

“物质决定精神。这是你说的。我的存在,玄学的说,是这个身体本来应有的灵魂,也可能是一种记忆残片,一团数据,甚至可以用一块硬盘拷下来。那么,你现在也应当是如此的。数据和数据,是可以排列重组的。”他说。

“是啊,而且说不定还会排列出一种更有效的公式出来呢。”余连不由得乐了。

“嗯,数学的方法。真是可惜啊,早知道我可以觉醒灵能,早知道可以用数学的理念来解释灵能的修行,我当初就不应该报考军校,咬着牙都应该去大学研究数学啊!”那个“余连”露出了苦恼的神情。

“可是,这样你说不定就并没有觉醒的契机呢。”余连笑道。

“确实如此。”那个“余连”微微颔首:“所以,即便是在现在,你依然不认为自己这是冥冥之中的某种命运的安排吗?”

“是的,我并不认为。相信是一种力量,不相信也是。”

“哪怕是时间?”对方好奇地问道。

“尤其是时间!”余连斩钉截铁。

对面的“余连”翘起了嘴角,露出了讥讽的笑。那表情余连依旧是再熟悉不过了,照镜子的时候就能看到。认同他的人,会觉得这是潇洒不羁写意自然,仇恨他的人却觉得无时无刻不在被嘲讽。

人家确实是有资格这么嘲讽一下的。毕竟某人现在的状态是站在历史长河的下游,却已经看到了时间中的另外一个可能性。这样玄妙的状态,

然而,“余连”却露出了轻松写意快要破碎虚空一般的笑容,身影却在一步步开始变得透明了。

“下次应该还是你吧?”余连道。

此时此刻,对方已经透明地快要如同泡沫一般消失了,却只是挥了挥手:“我就是你,这是你自己说的。不相信当然是一种力量,但相信也是。”

余连笑了:“那我出去之后,还会记得你吗?”

“你猜。”他说。

“嗯,你确实是我!”余连道:“这般无……无敌是多么寂寞,只能当个谜语人了。”

当余连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依旧是身处虚境,立在宛若漫天大雾的以太之海中的某个小小的岛上。菲菲正担忧地望着自己,看自己已经醒来,顿时难掩喜色。

考虑到自己刚才才试着用蓝火加特林去打菲菲,余连顿时很有负罪感,几乎不敢去看那张漂亮的脸蛋。可是,如果不看就说明自己心里有鬼,问题不就更严重了吗?

于是乎,已经很擅长表情管理的余连,顿时便向菲菲挤了一个安心的笑容,还敲了一下大拇指。

在看师父……呃,他老人家不知道已经何时已经生了一个烤架,把一大块肉排翻烤得滋滋冒油。那头银翎鹤和小玄武正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前者迫不及待地围着师父打转,后者甚至还在吧唧嘴,努力吞着口水。

老爷子当然已经感知到了余连的状态,回头打量他一番,颔首道:“成了?”

虽然是提问,但言语中却全是肯定句。

“自是成了。”余连笑了起来。

他现在,已经是“无限”星环第五环的灵能者,号为“葬灵使者”。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