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贵女归辞

第四百九十三章 放弃

贵女归辞 三天路口 3675 2022-01-14 02:42

  

  十五公主咬着牙把李明韫在西部所作所为告诉朝文帝,在她看来,一个女子独身前去西部就已经匪夷所思,还化名归辞跟当地知府对簿公堂,后来又回到京城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做个世家小姐,如今还当了郡主,这分明是欺君!

她心里怨恨又妒忌,凭什么,她过得那么辛苦,李明韫却如此受优待,凭什么,周云贞在意李明韫,而不在意她,李明韫算个什么东西,她也配!

十五公主越说越气,想到周云贞又有些委屈:“父皇,您可知周云贞为什么不接受儿臣?就是受了李明韫的蛊惑!要不是李明韫,他怎么可能会离开京城!”

“什么?”朝文帝大吃一惊,问道,“敏嘉和周云贞之间是怎么回事?”

“父皇,您还不知道吧,您被李明韫和周云贞骗了!”十五公主委委屈屈说道:“他们早就暗通曲款了,却把我们蒙在鼓里……”

“十五,莫要胡说。”平王说道,“明韫和周云贞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

他沉声说道,“不要因为嫉妒别人就蒙了心智。”

“我哪有!”十五公主撇着嘴,“分明是他们私相授受在先!我只不过是看不过去。”

她看着朝文帝,“父皇,您对他们那么好,一个两个都护着,可他们呢,他们做了什么,他们骗了您!”

“你说得可当真?”朝文帝神情有些严肃,“十五,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

十五公主认真点头:“千真万确,儿臣敢以性命担保!”

“父皇。”平王实在听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他们的名声就毁了,“他们二人……”

“你别解释。”朝文帝打断他的话,说道,“你就说,他们俩有没有关系?”

“……有是有,他们两人虽相互爱慕,但发乎情止乎礼……”

“十三哥莫要帮他们说话了。”十五公主哼了声,继续对朝文帝说道,“父皇,您还不知道吧,他们之间早就不清不楚了,前年崔御史家的公子成亲那日,李明韫和周云贞两人在岭山待了一夜……”

说到这里她咬了咬牙,心里发酸,明明是她要教训李明韫,却给了李明韫接近周云贞的机会。她真愚蠢,先前竟还以为李明韫回去了,后来才查到,两人根本没有回府!

“他们竟然在岭山待了一夜?”朝文帝皱眉说道,“为何无一人知晓,朕记得,崔御史家的公子是和李家的姑娘成亲,那日亲人大婚,他们去岭山做什么?”

十五公主闻言,目光有些躲闪,支支吾吾说道:“谁……谁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自然是做坏事呗……”

“十五这避重就轻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平王嗤笑一声,对朝文帝说道,“父皇,那日的情况儿臣也知道一些,是十五让人把明韫抓到岭山,她要害明韫,还好明韫聪明,从她手里逃脱,要不然,您就见不到她了!”

“十三哥!”十五公主瞪眼,“你为何要帮着外人说话!我才是你妹妹!”

“你说谁是外人!”朝文帝目光沉沉地看着她,怒道,“她是你三哥的亲女儿!你的亲侄女!”

“才不是……”十五公主反驳的话脱口而出,但很快反应过来,“什么?亲女儿?”

“是。”朝文帝板着脸,“敏嘉就是你三哥的女儿,当年成王府出事,她被送到李府了。”

“不可能!”

谷“怎么不可能?”朝文帝瞧见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很是失望。同样是这样年轻的小姑娘,为何差别那么大,他平日里实在在惯着十五了,才把她惯得无法无天。

平王抓住机会,道:“父皇,明韫的为人您最清楚不过了,她不可能做出格之事。”

他又瞥向十五公主,道,“相反十五,她对明韫的所作所为我们如今都知道了,买凶杀人,四处行骗,还败坏他人名声……父皇,明韫怕是已经对十五这姑姑心寒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他叹了声,看着朝文帝无可奈何地摇头。

朝文帝彻底反应过来了,冷冷地盯着十五公主。其实,早在去年他得知十五派人杀李明韫,就已经对这女儿失望了,如今,是想到她和亲路上吃了苦,才想着对她好点,可她,实在是太过分了。

“父皇……”十五公主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朝文帝,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十五知错了,十五再也……”

“这话朕不知听了多少遍。”朝文帝毫不犹豫打断她的话,撇过头不再看她。

“父皇!”十五公主边哭边爬过去,“您真的不要我这个女儿了吗?父皇,您不是最喜欢十五了吗?是不是李明韫?她回来了,您就不要儿臣了?李明韫,是李明韫说了什么是不是?她是个坏人……”

“住口!”朝文帝暴怒。

平王看着十五公主叹息道:“为何你做的错事从来都要怪在他人头上?李明韫从来没在父皇面前说什么,你今日之所以这样,都是你咎由自取。”

十五公主还是一个劲地哭闹,一边说朝文帝狠心,一边大骂李明韫。她好像疯了似的,毫无一国公主的样子。

“罢了,就这样吧。”朝文帝对平王说道,“十三,派人把你十五妹带出京城,永世不得回京。朕就当,这女儿已经死了。”

他背过身,看着墙壁,身影孤独。

“是。”平王拱手,让侍卫进来,十五公主挣扎地被人带了出去。

吵闹声渐渐消失,大殿恢复了安静。朝文帝和平王默默地站着,两人都没有说话。

沉默了半天,平王忍不住说道:“父皇,您别难过了。”

“朕不难过。”朝文帝说道,看向他,眼里露出几分颓然,“朕是痛心,他们为何会变成这样?子不教父之过,是朕的不是。”

“这不能怪父皇。”平王劝慰他,“父皇也不想他们如此,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朝文帝发出一声长叹。

“罢了,好在还有你,还有敏嘉,朕不算孤家寡人。”他说完,松口气笑了笑,再看了眼平王,“十三,把敏嘉和周云贞的事细细说来,朕想听听。”

“……是。”平王硬着头皮说道。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